澳媒特别调查:揭秘吉朗市一末日派邪教组织内幕

发布日期:2022-11-11 10:35:38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黎亚纳   

    【中国反邪教网2022年11月3日消息,通讯员:黎亚纳】10月27日,澳大利亚电视时事节目《时事》(A Current Affair)播出特别调查节目,揭秘澳大利亚当地一末日派邪教组织“吉朗复兴中心”内幕。随后,澳媒9号台(9Now)对该节目进行报道,披露了更多该邪教组织相关细节。

    在距离墨尔本一小时车程的吉朗郊区,坐落着一个不起眼的老式砖砌大厅。从外观上看,该场所与郊区其他教堂并无两样。

“吉朗复兴中心” 原文配图

    这个名为“吉朗复兴中心”(Geelong Revival Centre,以下简称“GRC”)的教堂,毫不起眼,但教派内发生的事情却令人触目惊心。

    据GRC前信徒控诉,该组织不仅对成员洗脑,还存在虐待儿童、宣扬“世界末日”邪说和反医学等邪教行为。

    某个周日下午,节目组安排的女卧底携带隐藏式摄像机潜入了这个神秘的邪教组织内部。

    卧底进入大厅后,一名教堂人员在门口对她进行盘问。盘问结束后,卧底进入教堂并被安排坐在后排,旁边跟着一名工作人员。

    不久,GRC组织头目——91岁的诺埃尔·霍林斯(Pastor Noel Hollins)牧师注意到了卧底陌生的面孔,他朝卧底走了过来,并说道:“很高兴你能来。”接着询问道:“是偶然发现这个地方还是受人邀请?”

    在简短谈话后,霍林斯提出与卧底私下会面,并起身离开。但随后他又返回并向卧底发出警告:“如果你想了解我们的任何情况,就不要上互联网!”

    霍林斯担心的大概是最近关于GRC身陷“邪教”传闻的宣传,以及《时事》即将播出的调查,他不想让这位新信徒或其他任何人看到。

GRC头目诺埃尔·霍林斯 原文配图

    “我失去了整个家族”:教派成员与亲人断绝关系

    一位不愿透露自己姓氏的GRC前成员塞莱斯特(Celeste)首次向《时事》节目组坦露了自己的遭遇。她表示,在自己9岁左右,她确信自己父母是“魔鬼”。塞莱斯特回忆道:“当时我还是一个小孩,我被‘洗脑’说这是唯一能上天堂的教会,如果离开就会被诅咒下地狱。”

    她被朋友的父母带到GRC,随机安排与一个“邪教家庭”住在一起。

GRC前成员塞莱斯特 原文配图

    多名GRC前成员向《时事》透露,该教派禁止信徒与团体以外的人交谈,包括那些已经“背弃”组织的前成员,即便是亲生子女也不例外。

    另一名前成员劳伦(Lauren)透露,自己试图在18岁那年逃离GRC,但霍林斯却找到她家,并威胁她,如果她不继续待在教会就不能回家。

    劳伦回忆当时的场景:“我看着妈妈,她低下头不作声;我看向爸爸,他却说他同意霍林斯的做法。”劳伦表示:“我失去了父母、祖父母、姑姑、叔叔、表兄弟姐妹,以及十几年来最要好的朋友。”

GRC前成员劳伦 原文配图

    成员被迫“偷偷看病”:教派反医学并承诺治愈

    塞莱斯特第一次被介绍到教派几年后曾成功逃离GRC,但20多岁时她又重新加入,因为她感觉自己陷入困境无处可去。当时,她的身心遭受到极大伤害,被迫服用各种精神药物。她记得曾被“说服”将自己服用了十年的药物冲进马桶。塞莱斯特边回忆边流泪说:“真的太可怕了。”

    劳伦是一位年轻母亲,目前住在昆士兰,她称自己在17岁时得了卵巢癌,但由于GRC反医学,她很害怕去看医生。劳伦表示,GRC灌输的观念是:你不需要寻求医疗帮助。劳伦说:“我当时被诊断出患有卵巢囊肿,我只能偷偷摸摸去看医生。”

    根据《时事》节目组获取的一份教会手册,该组织信誓旦旦向信徒们承诺“保证解决疾病问题”。

    据《悉尼先驱晨报》1993年一篇报道,时年34岁的莎朗·科瓦克(Sharon Kovac)加入了GRC悉尼分会,希望该教派能够治愈其致命慢性疾病。她相信上帝会治愈她,在被组织说服停止服药后,最终却在痛苦中死去。

    虽然验尸官最终没有追究该教派的责任,但在对科瓦克死亡一案进行调查的过程中,调查人员发现,GRC教派成员不断怂恿科瓦克抛弃传统医学的治疗方法,“把病魔饿死”。

    “把自闭症从他身上打走”:教派虐童粗暴借口

    塞莱斯特成年后再次加入GRC时,带着她两岁的儿子。她声称儿子因自闭症被一名教派成员殴打。

    塞莱斯特说:“他(打人者)把我儿子抱起来,狠狠打了一拳,然后一直打到他不哭为止。”

    打人者竟然辩称:“当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只有揍他,才能让他真正摆脱自闭症。”

   塞莱斯特的儿子被打成重伤,骨盆变形,导致大小便失禁,6年来一直在治疗但仍未痊愈。

塞莱斯特和儿子

    另一位前成员亚历山大·基尔帕迪·戴维斯(Alexander Kilpady Davies)透露,自己生命的前15年都在GRC邪教组织中度过,儿时也有过被虐待的经历。

    戴维斯称,小时候多次被父亲和教派里的男子殴打,他担心其他孩子可能也在遭受同样的虐待。戴维斯将他在该教派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名为《憎恨上帝,热爱上帝》。

GRC前成员亚历山大·基尔帕迪·戴维斯 原文配图

    “只需大巴掌猛扇”:泄露录音揭露世界末日教派令人不安内幕

    《时事》节目组从GRC内部获取了长达30个小时的录音,部分录音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

    在多段录音中,霍林斯向信徒发出了“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警告。他告诉信徒:“世界末日之战即将来临,地球上的居民将被烧毁,所剩无几。必须承认这是一场战争,世界在一边,我们在另一边。”

    在另一段录音中,霍林斯嘲笑精神疾病患者。他说:“孩子们完全被宠坏了!许多顽皮的孩子被诊断为患有多动症并服用药物。”他回忆起在超市里看到一个行为不端的孩子,称对待这种孩子,只需在他腚上猛扇大巴掌,然后告戒他“别这样,否则我打到你痛哭流涕”。

    前成员表示,小时候听到的“末日布道”至今仍然会使他们夜间从梦中惊醒。劳伦说:“每天都有人告诉你,你要下地狱了。”因此直到27岁时,她还会相信这一说法。

    从吉朗到洛杉矶:末日邪派的触角伸向全球

    GRC末日邪教的触角已经蔓延到整个澳大利亚甚至全球。目前该教派在全球拥有约50个分会,在加拿大、美国洛杉矶、英国、斐济、印度、马来西亚、菲律宾、波兰、新加坡和南非等均设有分支。虽然每个分会名称不同,但它们都与GRC相关联。

    众多内部人士向《时事》透露,霍林斯经常访问海外分会。

霍林斯在GRC海外分会主持活动 原文配图

    他们在掩盖什么?8月的一个晚上,《时事》节目组试图参加GRC的“圣徒”会议,这是一个被霍林斯最核心圈子接纳的成员聚会。

    当霍林斯在大厅内讲话时,三名壮汉在教堂门口站岗,并将《时事》节目组工作人员赶出了大楼。

    “当局不作为”:呼吁政府采取行动

    《时事》透露,GRC已出现在维多利亚州政府关注列表上十多年,但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在2013年对该教派虐待儿童行为的调查中,一名前GRC成员谈到了两岁时母亲加入教派的悲惨经历,之后三十年里他都没能释怀。

    这名前成员告诉调查组,该教派相信“上帝会治愈你所有的病痛”。他指着贴在大厅墙上的戒律告示牌说:“他们控制着你生活的方方面面。”

    拉斐尔·阿隆(Raphael Aron)是澳大利亚研究心理控制和操纵方面知名专家,他的主要研究方向为邪教和极端宗教教派,是澳大利亚邪教咨询中心(Cult Consulting Australia)创始人。阿隆告诉《时事》记者,他已经收到一些来自GRC内部人士的报告。

    阿隆表示,GRC的影响相当危险,可能是灾难性的,但却没有受到惩罚。他呼吁政府对极端教派团体进行监督。

拉斐尔·阿隆 原文配图

    Shine律师事务所正在考虑代表投诉人采取法律行动。该律所虐待法业务负责人艾米·奥尔弗(Amy Olver)表示,GRC前成员所分享的经历和指控令人震惊,他将在这些指控的基础上,代表幸存者寻求民事索赔。

    塞莱斯特说:“我真心希望看到人们从那个地方获得自由。”

  • 黄岛正气微信